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歡迎來到 · 視點印象網
華夏藝術家您的當前位置: 主頁 > 華夏藝術家 >
詩酒畫茶 靜遠清新——陶洪君書法的禪味
時間:2016-03-29來源:印象中國
一方“佛”字,姿態平和,筆圓墨潤,端正莊嚴地靜坐于我們的面前。仰目而觀,頓如面對慈懷,心宇澄清。這便是品讀陶洪君書法作品的突來感覺。……

導讀:一方“佛”字,姿態平和,筆圓墨潤,端正莊嚴地靜坐于我們的面前。仰目而觀,頓如面對慈懷,心宇澄清。這便是品讀陶洪君書法作品的突來感覺。

 

詩酒畫茶 靜遠清新——陶洪君書法的禪味

     一方“佛”字,姿態平和,筆圓墨潤,端正莊嚴地靜坐于我們的面前。仰目而觀,頓如面對慈懷,心宇澄清。這便是品讀陶洪君書法作品的突來感覺。假如還要對這片意境做一個補充,且看他的另一幅書法:“寄情山水之間”——那種清淡深遠的意味,似便可讓人倘漾其間了。

 詩酒畫茶 靜遠清新——陶洪君書法的禪味


     書法與人心的關系,自漢代楊雄提出“書為心畫”起,在中國傳統文化中,便不斷被歷代文人大家提起,形成書道至重的一條規律:書法是人的心意的天然表達,是人的內心的純真意態。只是在很長的時間里,人們未說清這種意態的表達究竟來源于何處。出于對文字神圣的敬畏,人們總愛將書法歸結為一種由不可知的力量指使的活動,覺得它純粹是一種神到天來——當然,這種認識在古人看來是非常自然的。中國歷來有“蒼頡造字,天雨粟,鬼神哭”的傳說,人們普遍地敬畏字紙,更不要說崇拜那些能書寫文字的人了。世界上有多種文字,唯獨漢字的書寫方法受到人們如此重視,乃至成為一門生生不息的藝術,其中緣由正是與我們中華民族傳統的“天人合一”觀念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這與禪的精神又是一致的。因為禪的觀念進入書法范疇之后,很自然地便將書法與人的本心直接聯系起來,與書圣大家不謀而合地在書法中提倡表“意”。“我心即佛”、“以心傳心”。在禪宗看來,外在的萬事萬物不過是我心的外化罷了。所以古人看待書法,并不僅僅是把它看成點畫的書寫技巧,而是認為它體現了天地萬物的精神——道,透露了大自然的生命信息。由此看來,書為心意,書品即人品等等論述,就顯得十分貼切了。
 
     作為一名書法界的后起之秀,陶洪君的書法深得中國傳統書道的真髓。其字結體平正,筆畫圓潤,面目清麗,秀中蘊力,于中可見其書寫時的天然心態,以及內心的平靜安逸,絕塵脫俗。這一點,在當今繁華浮躁的社會和追怪逐異的書界里,尤其難能可貴。
 
     禪的本義是沉思,以禪之意,排除來自外在和內在的干擾,使意識集中到一種單純的、空明的“本心”狀態,通過讓“本心”的領悟歸復到清凈的佛性中,其所謂唯有禪境才是人生至境。機緣巧合的是,書法這種不著物象、純粹人為的線條,不依傍一切自然物象的抽象的形象恰恰有助于參悟禪機,較之借助于其它的藝術形式更為得心應手。因此,精于書道之人,入得至境,便入得佛境。禪僧可朋《觀夢龜草書》詩中說:“興來亂抹亦成字,只恐張顛顛不知。”在他們看來,既使張旭的草書,還處在“人為”階段,還是作為一個技巧純熟的書法家的事,其終極的目的還是寫字,而禪僧卻已經超越了這一階段,他們所追求的,是隱藏在草書書寫中的直切本心的啟示,其中寄托遙深之狀,遠遠超越了處在“人為”境界的書家。
 
     蘇軾說過:“吾書曾不佳,然自出新意”。 (《評草書》)蘇軾認為,“意”即是“心”,重視“心”的作用,只要通“意”,就可以摒棄所有的法則。而書法的優劣,不是要對某家書法模擬的精到,而在于書法家能否“出新意”,從而表現出自己的主觀情態。在這一點上,陶洪君意摹心追,早有參悟。凡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在書法習字上從不像一般人那樣標榜“筆山墨海”、“十年苦臨”,而是意會神追,天然成新,正應了蘇軾那首詩:“吾雖不善書,曉書莫如我。茍能通其意,常謂不學可。”(《次韻子由論書》)陶洪君書法所關心的,正是書法與個人心意之間的最大默契。
 
     既使是不懂禪學的一般人,也會有這種感覺,就是面對一幅好字,有一種說不出的快感。無論是狂來輕世界,醉書酒一杯,還是座有清茶梵音長,歷來藝術家追求的創作最高境界,無非是擺脫外在的束縛,創造出最切近人的本質的藝術作品來。借助于禪的直悟本心的力量來完成書法的創造,達到在進入創造時擺脫外在束縛、凈化靈魂的目的。在書法家說來,只有這樣的自我凈化,才能與書法藝術直切生命本源的獨特功能達到深層契合。

(編輯:印象中國)



免責聲明:本篇文章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本網站不負責任何法律責任。聯系方式:QQ:3098026269
推薦內容
友情鏈接
江苏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