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關于我們歡迎來到 · 視點印象網
出國您的當前位置: 主頁 > 出國 >
留學打開一扇門
時間:2017-06-13來源:人民日報
2009年,我參與由人民日報海外版編輯部籌劃并組織的系列報道對改革開放后首批公派赴美訪問學者進行尋訪,完成了對其中12人的采寫任務。 時間推溯至1978年的12月底,改革開放伊始,……

留學打開一扇門

  2009年,我參與由人民日報海外版編輯部籌劃并組織的系列報道——對改革開放后首批公派赴美訪問學者進行尋訪,完成了對其中12人的采寫任務。

  時間推溯至1978年的12月底,改革開放伊始,首批52名公派赴美訪問學者,奔赴大洋彼岸開啟了新的研究事業。雖然只有52個人,卻如一抹試水的新綠,對于個人和時代而言,都無異于一個嶄新的開始。在他們之后,千千萬萬中國學生遠渡重洋到海外留學,造就了一大批中華精英和建設人才。這要歸功于改革開放的偉大決策。

  這52人踏出國門的第一步,是時代腳步的一部分,值得后人去記錄。他們的回憶,雖然在今天年輕的留學生看來有些陌生,然而放在當時背景下,一切卻是隨形自然的。唯其真實,所以感人,唯其質樸,所以富有力量。

  他們是一群命運多舛卻永不放棄的人。他們全都經歷了“文革”的動蕩,其中大部分人在“文革”前已經從知名大學畢業,有的曾經留學蘇聯,還有的是已經在相關領域嶄露頭角的新星。他們的共同特點是,無論在什么樣的情況下都不放棄學習和研究。

  張恭慶院士告訴我,“文革”期間,他經常利用夜深人靜時讀書;黃永念教授在寧波當鉗工時,在周培源教授的通信指導下,始終堅持湍流研究……正是因為他們始終保持著對學習的熱忱和對研究事業的熱愛,他們才是一群時刻有準備的人,才能在1978年舉行的出國留學公開選拔考試中取得好成績,成為改革開放后第一批走向世界的人。

  他們是一群異常勤奮,永遠懷著上進心的人。在采訪中,不止一位學者告訴我,他們初到美國時,國外老師和同行中,對他們的能力提出質疑者大有人在。

  許錫恩教授的夫人王靜康院士回憶說,許錫恩當年在實驗室見到導師,這位教授給他留下一個課題,說什么時候做完什么時候再去找他。教授的明顯冷淡沒有削弱他的信心,反而激發了他的勇氣。一年之后,教授認為:“許是所有學生中最為聰明和勤奮的一個”。

  李衍達院士回憶說,他剛到著名教授奧本海姆的實驗室時,同樣經歷了一連串的考驗。結果他通過加倍努力,不到一年修完了許多人至少要一年半到兩年才能完成的課程。他的研究成果得到了奧本海姆教授的認可,獲得了隨教授去亞特蘭大參加學術會議的機會……

  事過境遷,談起當年的拼搏與奮斗,他們語氣平靜。然而靜水深處是激流,他們體現出的那股不服輸的精神令人感動。如此爭強爭勝,不僅僅是為了自己,他們更想到那是為了自己的祖國。他們的頑強努力,無論在什么時候,都是可貴的,值得贊嘆。

  他們是一群從心底深處熱愛祖國的人。

  多位學者告訴我,他們在國外,時刻想到的是要不卑不亢、堂堂正正地代表中國人的形象。當年許錫恩在美國的超市里因為人多擁擠,褲子被購物車刮破了。超市經理表示愿意賠償一套新西服以及賠償金,許錫恩只要求把褲子補好,不要賠償金。后來他對妻子解釋說,身在國外,不要丟中國人的臉。

  柳百成院士回憶說,當年與美國中學生的座談,有人問他愿不愿意留在美國?他想都沒想就唱了一首英文歌《甜蜜的故鄉》,歌的最后幾句是“Home! Sweet home!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家,美好的家,世界上無論哪里都不如我的家)。歌聲一落,全場鼓掌。

  改革開放之初,往國內打長途電話價格昂貴,沈顯杰不愿用美國研究所的電話給妻子打國際長途,于是每個星期寫家信。兩年下來,往返的信摞起來有一尺多高。

  回國行李也很能說明問題,許錫恩把自己買的投影儀和打字機帶回國贈給系里;他在美國購買的書,也都送進了學校資料室……他們總是以這樣的方式,表現對祖國的摯愛。

  他們是一群謙和大度,甘于奉獻,以教書育人為己任的人。姜伯駒身為院士,仍然認為,作為大學教師,培養出一批杰出的數學人才比自己取得一兩項成果更有價值。我至今記得,在采訪中,即使面對我這個完全沒有拓撲學基礎的普通人,姜院士仍然用形象生動的語言進行解釋。

  王序昆回國后,帶動和培養了一批在金屬有機化學領域的高科技人才,推動了在南開大學設立元素有機化學國家重點實驗室……很多人在接受采訪時都認為自己的重要貢獻之一是教書育人,為祖國培養了人才。他們這種甘為人梯的胸懷,至今熠熠生輝。

  萬般風流,終究歸于平靜。

 

  2009年12月,海外版編輯部在歐美同學會舉辦了改革開放后首批留學生赴美學習30年紀念會,11位當年的學者再度聚首。當時我也有幸對與會者進行了采訪。而今,8年過去了,當年的采訪錄,作為《1978,留學改變人生》一書的部分內容得到出版。當我再次給當時采訪過的學者們寫郵件時,他們大都還記得當年的訪問,并表達了自己的欣慰之情。李祝霞研究員在信中還問及其他人的近況,殷殷之意,令人動容。

  對于改革開放后首批赴美留學人員而言,他們心懷祖國半生奮斗,歸來仍然是忠誠赤子。

    《 人民日報海外版 》( 2017年06月12日 第 09 版)

(編輯:海霞)



免責聲明:本篇文章轉自網絡,如有侵權,請告知刪除,本網站不負責任何法律責任。聯系方式:QQ:3098026269
友情鏈接
江苏11选五走势图